商丘职业技术学院图书馆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本站首页>>商丘名人>>宁陵县>>正文
程迥
2018-10-22 19:59  

    宋人程迥,宁可久,生卒年月无考,宁陵县沙随(今石桥乡冉路口)人,人称“沙随夫子”。宋钦宗靖康二年(公元1127年)为避靖康之乱,举家南迁于绍兴府余姚县(今属浙江省),开浙东程氏一派。程迥少时父母相继去世,孤贫飘泊,无以自振,二十多岁时才有考德问业的机会。他于隆兴元年(公元1163年)中进士,出任扬州泰兴(今属浙江省)县尉,后又历任德兴(今属江西省)县丞、进贤县令和上饶县令等职。不久为奉祠(五品以上领薪奉,无职事的官员),寓居番阳(今阳西鄱阳县)的萧寺。子程绚任巴陵(今湖南丘阳)尉,摄邑事,能理冤狱,孙程仲熊也有名,为“父子三进士”。

    程迥为官清正,施政宽大严明,出令简约而守信用。他初任泰兴县尉时,县内训武郎杨大烈有田十顷,死后留下一亡一女。当杨死了十余年后,忽然有人告发说,亡非正室,不应继承杨之遗产,应由官府将其田产没收,并追回十年的田租。程迥深感不妥,果断地判决说:“杨大烈死后,财产应归其女继承,其女死,当归其母。”在当时等级森严的封建社会,程迥能作出这样判决,是难能可贵的。

    程迥在任饶州德兴县丞时,县民齐掬家被盗,因此人在当地颇有势力,平素与齐家不和的人都被诬下狱。程迥在审理此案时严访实查,终于辨明了冤情,惩治了盗贼,把被诬下狱之人人武部释放。但是齐不肯罢休,仍然上告不已,要求把被释的人再送入监狱。程迥义正辞严地驳斥说:“盗即获矣,再令追捕,或死于道路,其其骨肉何依,岂审冤之道哉!”

    程迥体恤民情,关心百姓疾苦。他任江西进贤(今属江西省)县令时,有一年百姓饥贫,上级官府却下令关闭市场,禁止民间买卖粮食和经商。程迥分析利弊,据理力争。他说:“力田之人,细米每斗钱九十五文,副于赋说,是以出粜,非上户也。县境不出贷宝,苟不与外人交易,输官之钱何由而得?”他申述再三,直到上级官府同意方才罢休。

     后来,程迥调任信州上饶(今属江西省)县令,发现官府当时征收的租税比先前成倍增加,并且还收取斛面米(即附加税),便竭力制止。程迥曾沉痛地说:“令与吏服食者,皆此邦之民膏血也,曾不是思,而横敛虐民,鬼神其无知乎!”他关心民众、憎恶邪恶到了这样的程度。

     程迥卒于任上。《宋史》称赞他说:“居官临之以庄,政宽而明,令简而信,绥强扶弱,导以恩义。积年分讼,一语解去。猾吏奸民皆以感激,久而后悔,欺诈以革。听决狱讼,期于明允。凡上官所未悉者,必再三抗辩,不为苟止。”

     3000年前,在羑里城,周文王被纣王关进了监狱。在监狱中,周文王正数反数,正测反测,仰观天象,俯察大地,悟出了天地乾坤、自然万象的真谛,将伏羲氏的先天八卦改造成后天八卦,进而推演成六十四卦,完成了几乎涵盖人类社会全部内容、被誉为“群经之首”的《周易》。

    程迥潜心研究经学,所著《古易考》、《古易章句》、《周易古占法》、《易传外编》、《春秋传显微例目》、《论语传》、《孟子章句》、《经史说著论辨》等著作,继承伊洛传统,表现出宋学反对墨守章句、提倡通经致用的特点。当时,士大夫大都相信占筮能够灵验,很多人都用《易经》占问吉凶。

   “一直以来,人们对《周易》有一种误解,很多人都把它仅仅看做一本算命的书。”这话一点儿都不夸张。不论在城市或是乡村,冷不丁就会有人拉住你:“算一卦吧!”如若这算命人鹤发童颜、道骨仙风倒也罢了,偏偏很多算命人脸上表情猥琐,眼里透着股狡黠。要是你不停步,有的算命人还一声断喝:“同志,你有灾!”这一声断喝的目的很明白,骗两个饭钱而已。而他们打的招牌,往往就是《周易》。偏偏还真有人相信这些算命人。穿得风风光光的、身价千万的、顶着博士头衔的,还有一些有点级别的官儿,都被算得一愣一愣的。实际上,博大精深的《周易》,远不是这些“卦先儿”们所能理解的。

    《周易》这部书内涵的一部分确实是卜筮,老百姓的说法就叫算命、占卦。与老百姓的理解所不同的是,《周易》思考的是宇宙和人生,是天地人三位的统一,而老百姓关注的就是个人,是一己的生老病死、福祸吉凶。

    程迥对周易的研究,达到了一个高度和境界。如对有变爻存在的卦例,那末为何又有“皆八”与“之八”的区别呢?程迥对这个问题有自成一体的解释:“艮之八史曰是谓艮之随,盖五爻皆变,唯八二不变也,刘禹锡谓:‘变者五,定者一,宜从少占是也。’然谓八非变爻,不曰,有所之,史谓‘艮之随’,为苟悦于姜者,非者,盖他爻变,故之随,惟之随,然后见八二之不变也。”程迥之言,内容颇为丰富,“八二”说,更为我们提供了新的思考方向,今人谈易之爻位,用九六而不言七八,皆认为周易以变为占,见程氏之说,过去称不变之爻有“八二”之说,而此处之八,正指卦占中不变之阴爻。

    如果中国文化是一棵参天大树,那么《周易》就是这棵大树的根。把《周易》简单看做算命,是对《周易》的误读;把预测简单看做迷信,则缺乏科学态度。《周易》诞生的时候,先祖们认为《周易》讲的就是“象数”(占卦)和“义理”(哲学)。但到程迥却从里面读出了科学,在那个封建的实属不易。不懂的就用迷信来解释,是一种无知;未知的就认为不存在,则是一种愚昧。我们无法回避《周易》的神奇,也无法解答《周易》的神奇,从《古易考》、《古易章句》、《周易古占法》这些程迥的著作中或许能找到很好的答案。

    几千年前,面对当时的世界,我们的先民有着太多的困惑:世界到底是什么样的世界?世界是由什么组成的?为什么会有风雨雷电?为什么会有山呼海啸?人又是怎样来的?人的命到底是由谁来决定的?为什么同是人,人家比我寿命长?有太多太多的神秘需要破解,有太多的疑问需要解答,于是,先民们开始思考。《周易》就是这种思考的一个结果。而对《周易》的解读,是将答案进一步引申的结果和独立思考的结晶,这就是程迥。他更多的是在用《周易》阐释人生,用满纸的智慧语言和老百姓对话......

 

涉猎广泛、造诣精深的学者

    程迥也是一位颇有名气的学者,为南宋名儒。当时战乱才定,西北土大夫多在钱塘,程迥得以向他们学习。他曾受经学于昆山(今属上海)王葆、嘉禾(今属嘉兴)闻人藏德、严陵(今属桐庐)喻樗。为龟山学派的主要代表,著名弟子有高元之、宋元之、宋元龟、曹建等。他推祟儒家的、“仁政”,并身体力行。

    程迥兴趣广泛,涉猎面广,对医学、历史学、音韵学等都有较深研究,并著有《文史评》、《四声韵》、《度量权三器图义》、《淳熙杂志》、《南斋小集》等专著。他的文章,追求理性,重于思辩,不独章句而又不乏文采。《度量权三器图义》曰:“体有长短,所以起度也;受有多寡,所以生量也;物有轻重,所以用权也。是器也,皆准之上党羊头山之秬黍焉。以之测幽隐之情,以之达精微之理。推三光之运,则不失其度;通八音之变,则可召其和。以辨上下则有品......” 进行了古音的研究。程迥继吴棫之后著《古韵通式》一书,对古诗文用韵方式有所研究,惜其书不传。

     程迥编著的医书有《活人书辨》(见《医籍考》)、《医经正本书》一卷(见《宋史·本传》及《直斋书录解题》、《余姚县志》(作八卷)两种。《活人书辨》已散佚无传。《医经正本书》一卷,共十四篇,专辨伤寒疫疾并无传染,以救薄俗骨肉弃绝之弊,并及唐宋医政,与夫权量、脉诊、汤散方论,赞其是,而绌其否。(据《医经正本书》) 他的《医经正本书》专论伤寒无传染,实则使中医学说走入歧途。

     南宋大哲学家朱熹曾称誉程迥:“博闻至行,追配古人,释经订史,开悟后学,当世之务又所通该,非独章句之儒而已。”“著书满家,足以传世,亦足以不朽。”

     据清宣统三年《宁陵县志》记载,明成化年间(14651487),在宁陵县城东南隅旌忠庙西曾建有“沙随程先生祠”,“在原旌忠庙西,前阔六丈二尺,后阔六丈九尺,长二十丈一尺。东至旌忠庙,西至多士巷,南至旌忠街,北至怀贤街,共地二亩一分九厘四毫三丝。祀宋乡贤程迥。明成化间知州周诰修。嘉靖二十五年知县陈炫重修,四十五年知县熊秉元增修。万历间知县车从衡罚邑人重修塑像,后被人拆毁,址犹存。祠后万历末年创建大奎楼一座,八方,每方一丈七尺五寸,共十四丈,砖台墙共高三丈,柱脚亮格高出城,颇壮丽。祠旧有正殿三间,中堂三间,大门一间。祠台俱因兵乱之后居民拆取,台尚存。”受到乡人的祭祀和敬仰。清末年移至南大街路西,“正殿三间,大门一间。乾隆三十二年知县张铨纠民重修;四十二年知县罗盾纠民重修,建碑;嘉庆十一年知县孙杰纠民重修,建碑。”今毁。

 

关闭窗口
   
 
快速服务
 三商文化数据库(即将开放) 
 清华同方知网(CNKI) 
 维普期刊 
 图书馆指南 
 文献传送 
 常用信息 
  数据库服务
 期刊全文数据库 
 试用数据库 
 电子图书 
  常见问题
问:借书证丢失如何
问:查找不到的中外
问:同一读者能马上
问:期刊阅览室的期
问:图书借出和图书

商丘职业技术学院图书馆  电话:3182555  邮编:476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