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丘职业技术学院图书馆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本站首页>>商丘名人>>宁陵县>>正文
李斯忠
2018-10-22 20:01  

http://125.219.144.252/ewebeditor/uploadfile/20141211105053100.jpg

    李斯忠(19211996),豫剧表演艺术家。曾用名银忠。字海清,艺名暑龙。商丘市宁陵县人。自幼家境贫寒,7岁时学唱民歌,12岁拜王家玉为师,17岁出科,因嗓音洪亮绰号“八里嗡”、“黑脸王”。

 

李斯忠出生在多灾贫穷的豫东,家中一贫如洗,由于父亲随北阀军一去再无音信,幼年的他和老母亲就靠着一部纺花车艰难度日。7岁时他为生活所迫,就下河滩给富人当“羊倌”,牧羊时,他喜欢放声唱儿歌和小曲。每逢周围村庄演戏,他便偷偷跑去看戏,看后就模仿唱念。他还根据羊倌的生活用“二八”、“流水”编了一段小曲:“有为王坐树墩,满朝文武把王尊。那一厢卧下蝎羔子,这一边立着臊胡臣。地有青草自己啃,不许抵角散了群。哪个不听王的令,一鞭打恁命归阴。”由于常年坚持唱歌,他嗓子越唱越响亮,听到的乡亲都称赞他有副好嗓子。

    民权县李庄寨大平调姜庙科班的老艺人王甲玉听到他的歌声,非常喜欢他这个有艺术天才的小羊倌,就吸收他进了科班学戏。时在1933年,他刚满12岁。入科之后,他专攻“黑头戏”。因他天资聪颖,又勤奋好学,入科72天即登台演出。在科班中,他共学了12部戏,其中担任主角上演的就有11出,如《秦香莲》、《铡赵天》中的包公、《白玉杯》中的严嵩、《二进宫》中的徐延昭、《陈平打朝》中的陈平等角色。

    李斯忠17岁正式出科,1938年前后在商丘快乐戏院登台上演,经常演出于商丘、睢县、宁陵、柘城诸地。因其嗓音宏亮,作派豪迈,初出茅庐就一鸣惊人。虽然他也演过张飞、关公、李逵、曹操、严嵩等各种角色,但他最爱演也是最擅长的则是“黑头”。他一生饰演过黑头的剧目很多,如《老包放羊》、《老包赶考》、《下陈州》、《审牌坊》、《秦香莲》、《铡赵王》、《断鸟盆》、《九头案》、《黑驴告状》等,共计90多出,从童年的包公演到晚年的包公。他所扮演的包公身材高大,扮相威严,又充分利用了撩袍端带、上轿下轿、甩髯口等戏剧身段、手法,表现了人物的内心世界。通过走台步和转身亮相让人感受到包公不怒自威的外部形象;再加上他宽广浑厚、亮如洪钟的声音和戏词中匡扶正义、鞭挞邪恶的语言逻辑力量,让人听到如醍醐灌顶,如饮甘泉雨露,其余音袅袅不绝于耳,真是惊世骇俗,使一个不畏权势、敢于明正律条、敢犯天颜、为民请命的“包青天”走进千万人的心中,令观众人心大快,击掌叫绝。再因他嗓音洪亮,似虎啸狮吼,声震屋瓦,人称“八里嗡”、“活包公”。“八里嗡”意思是,他的唱腔能够传送八里之遥。那时的戏剧绝无扩音机助威,只凭个人的自然嗓音,所达到的音响效果确实令人叹服。

 

    大平调剧种后来在豫东一带逐渐衰微,李斯忠又改唱豫剧。1950年,他从柘城县大平调剧团回故乡宁陵县人民豫剧团,以其扎实的基本功和勤学苦练获得了更大的成功,真正焕发出了艺术的青春。1953年,他担任了宁陵县豫剧团团长。同年,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录制了他主演的《铡美案》全剧。1954年,他被评为“河南省先进文艺工作者”;1955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56年参加了河南省戏曲观摩演出,他扮演《司马茅告状》中的司马茅,荣获演员一等奖。田汉看后称赞“这是一个大悲剧”,崔巍则夸“这是最优秀的悲剧”。该唱腔被灌制成唱片,北京宝文堂出版了剧本。这个戏的唱词有310句,其中司马茅就唱了210句,越占全剧的2/3,而且唱段多是“紧二八”、“快流水”板,节奏紧、速度快,情感激愤,感情浓烈,若没有洪亮的嗓音和演唱技巧,是很难演好这个角色的。司马茅形象塑造的成功,充分显示了李斯忠的演唱水平。

 

     1958年李斯忠与崔兰田合作,带团赴京为周总理演出《见皇姑》一折,受到周恩来总理的亲切接见与称赞。一次,他参加了李先念陪同接见越南政府胡志明主席访华的招待演出,表演了《下陈州》。演出结束后胡主走上台去向演员赠送了鲜花,他幽默的说:“这束鲜花应该献给谁呢?献给包公吧,因为他为官清廉,铁面无私,善辩奸伪,不搞官官相护。”由于李斯忠在艺术上的杰出成就,1960年他被调入河南省豫剧院二团工作,开始了他对艺术的更高层次的追求,参加了现代戏《传家宝》的排演,用黑头行当塑造了一个老民兵英雄的形象,艺术上达到了新的境界。

    宁陵县文联副主席李汉德告诉说过李斯忠在文化大革命中的一件趣事。当时,李斯忠被当作“牛鬼蛇神”受到了批判。一次斗争会上,批斗的人逼着他说“反对毛主席”,不管怎样逼,他就是不说这句话。逼急了,他一扭身子看到舞台上挂的毛主席像,就声泪俱下地说:“毛主席啊毛主席,是您把我从苦海里救出来,俺可不反对您老人家呀!他们硬逼着叫我反,我还是不反呀!”李斯忠憨实而发自肺腑的哭诉,一下子惹得满场哄堂大笑,斗争会一哄而散,不了了之。不管造反派怎样审查,始终抓不住李斯忠的把柄,只好把他下放到西华县园艺场劳动改造。

    李斯忠在西华县园艺场看守苹果园。一天,他值夜班,老天突然下起瓢泼大雨来。果园地势低,水越来越深。他就把苹果篓子扣在地上,自己站到篓子上。半夜里,雨下得更大,水越来越深,他又加了一个篓子,扶着树在雨中站了一夜也没有挪地方。天亮以后,换班的人见他还站在那里,心疼又苦笑不得地说:“你这个黑脸‘包公’,好尽职责啊,跟老天爷也较上了真。”从此,“包青天”看苹果的事,传遍园艺场。周围的群众知道了,都纷纷跑来对他说:“你看的苹果园俺大伙包了,保证不丢一个苹果。不过,你得答应俺一个条件。”李斯忠奇怪的问:“啥条件?”大家七嘴八舌地说:“没事的时候,就给大伙唱一段,叫俺们过过戏瘾。”就是这件小事,在李斯忠心中激起了层层波澜,他把挨斗下放的苦恼一古脑儿抛在了脑后。人民群众的无比信赖,使他重新鼓起了生活的风帆。

     1978年,李斯忠重新回到了他挚爱的舞台。他刻苦排练了十几种、几十出从不同侧面刻划和描写包公的“黑脸戏”,使“黑脸王”、“活包公”的艺术形象再次倾倒了亿万观众,一时间好评如潮,影响极大。1980年,他参加了河南省流派演出,演出了传统剧目《下陈州》,受到了同行和专家的好评。演出的《唐知县审诰命》获建国30周年献礼一等奖。

    李斯忠为人诚恳正直,在艺术上精益求精,难能可贵的是虽为净行演员却异常讲究唱功技巧,很注意博采众长,广泛吸收借鉴,以丰富自己的演唱经验。他喜爱“红脸王”半说半唱,偷字闪板的唱法和“花脸爷”高亢自然的声腔艺术,细心研究琢磨,以提高自己的唱腔技巧,更好地塑造人物形象。如在《刘墉下南京》和《坐定远》中都采用了半说半唱、偷字闪板的技巧。在李斯忠的其他名段中,如《下陈州》中的“十保官”、《司马茅告状》中的“十大状”,都可以看出李斯忠对前辈老艺人演唱技巧的学习和运用。他还注意向兄弟剧种学习,如《见皇姑》中“踢莽下跪”的动作,就是采自京剧骐派;《铡美案》中“跺地一蹲”的动作,学自裘盛戎老先生;《下陈州》中“十保官”的动作造型则学自一位秦腔艺人。在吸收中,他能做到取舍有度、融会变通,把兄弟剧种中的精华巧妙地糅进豫剧之中,丰富了豫剧唱、念、做、打的技巧。

    李斯忠的唱腔,以豫东调为主,刚健豪迈,《下陈州》是他的代表剧目之一,如“十保官”这段唱腔,旋律变化虽然不大,但通过他演唱技巧上的处理,如掌握仰、扬、顿、挫,运用偷字闪板,再加上他嗓音宏亮,作派威严雄伟,演唱铿锵有力,朗朗上口,因此,能成功地表现出包公不畏权势和铁面无私的性格特征,鲜明生动,感人可敬,成为妇孺皆知的一代绝唱。他经常强调:唱腔必须结合剧情,从人物性格出发。如:老包为人直正无私,执法严明,善辩奸伪,有柔有钢,万不可演成猛张飞。在唱腔上也要朴实大方,不可华而不实。在声音上更不可声嘶力竭凭嗓子嗡,否则,好嗓子也不一定能喝好戏。如“劝驸马莫要性情急”这段唱,他就选用了“栽板”、慢板转流水板,开始节奏自由、徐缓,给人以心乎气和诚心相劝的感觉;接着进入抒情性比较强的促板,摆事实讲道理,以理服人;随着感情的发展进入流水板,便义正词严的指责陈世美贪图富贵、忘思负义。同时还想进一步挽救他,希望他能认下香莲母女,回心转意。这段唱腔与《铡美》一场的唱腔处理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前者直言规劝,有刚有柔;后者则铁面无私,执法严明。通过演唱,从不同的侧面塑造了包公——这个人民心目申清官的艺术形象。

    李斯忠自童年入科学戏,在他的艺术的生涯中,为了在豫剧舞台上塑造不同年龄、不同时期、不同身份的包公的艺术形象,他永无止境的在学习、探索、实践、提高,这些都是值得我们学习的。李斯忠在艺术上开拓创新,为豫剧事业的发展做出了重大贡献。他主演的黑头戏不下几十出。其代表剧目有:《下陈州》、《包龙图坐监》、《跪韩铺》、《司马茅告状》等,这些剧目均有中央电视台、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和河南电视台、电台、唱片社录音录像,并陆续在全国播放。

    李斯忠艺德高尚,为社会各界所称赞。他平易近人,乐善好施,诸多善行,广为传颂。1964年的一天,河南省豫剧二团门口突然来了一个衣衫褴褛、蓬头垢面的老年叫花子,指名要见李斯忠。工作人员撵也撵不走,无奈只得告诉他说:“李老师,外面有个要饭的,非要见你不可。”李斯忠走出来一看,原来是失散多年的“奶师” 王甲玉。李斯忠见到恩师如此这般,激动和同情的泪水夺眶而出,赶紧把他安顿下来,领着到街上理发、洗澡、换衣服,并亲自在澡堂里给他搓背。感动的老人如鲠在喉,泣不成声:“想不到这辈子还能见到海青的面啊!”断断续续地向李斯忠诉说了他多年来在湖北襄樊一带颠沛流离的艰辛和晚年失去女儿的痛苦。这几年,老人已70多岁,年迈体弱,又赶上了国家三年困难时期,无处投奔,只好沿街乞讨度日。听说徒弟在省剧团唱响了,这才一路乞讨来到郑州。这个一生坎坷的老艺人,睡了一夜好觉,由于悲喜过分,诱发隐疾,第二天就鼻眼歪斜不省人事了。李斯忠含泪把恩师送进了省人民医院,经过五天的紧急抢救,终因病重,老人撒手归西。李斯忠一人包揽了老人的全部后事,送他入土安眠。

    1984年的一天,博爱县一职工给李斯忠写了一封信,告本单位领导败坏党风打击报复,请求他这个“包青天”伸张正义。于是他奋笔疾书,写了封信,连同上诉书一起转交省人民法院,请求法院秉公办理。他在信的末尾,郑重签上自己的名字:包公饰演者李斯忠,并盖上自己的印章。省法院见信后极为重视,把他的信连同其他材料一起转交给博爱县委。县委派工作组到这个单位进行调查、核实,最后查清了事件真相,为这名含冤者平了反,解决了他的实际困难。后来,省豫剧二团到博爱县演出,那位同志见到李斯忠后,连声感谢,非得跪请包相爷到家中吃饭不可。李斯忠爽朗的说:“你的心情我领了,但是你不应该谢我,应该感谢我们的党和政府。相反,我还应该向你学习,学习你不畏权势,敢于和不正之风作斗争的精神。”

    1985年,家乡的宁陵县剧团票房收入不景气,工资发不下来,连吃饭都成了问题,剧团领导郭甫伟想到了李斯忠。他当时正在患病,全身关节疼痛难忍,但得知家乡剧团困难,毅然带病前往,带领宁陵县剧团辗转演出两三个月,创造了较高的票房价值。无奈县剧团负担太大,挣来的钱除还欠款、发工资外,连给李斯忠的场酬都不够了。郭团长拿出剩余的钱说:“李老师,真对不起,容以后再补吧!”愧疚抱歉之情溢于言表。李斯忠接过钱后,没说什么。第二天,他用这些钱给全团60多名演员每个人买了一件军用棉大衣。临行回郑州过春节的时候,只带了300元钱。全团演员热泪盈眶地轮番跟他握手告别。

     “文革”期间,他含冤多年,每月只领40元钱的生活费。平凡后,补发好几千元的工资,他全部缴了党费。1991年闹水灾,他组织省豫剧二团演员在省人民剧场义演6天,所得收入全部寄往灾区。他自己还捐献了棉衣、棉被和1000元现金。

    1996年李斯忠病重期间,时任宁陵县委书记高道春、张弓集团公司董事长吕信贻曾亲临医院看望。时任县委常委、宣传部长张书贤及宁陵文化局的有关领导参加了李斯忠的追悼会。

    200572日,在河南英协剧院内,由省广播电台戏曲广播、河南英协公司等单位联合举办的纪念“李斯忠大师”黑头艺术专场演唱会隆重举行。参加当天专场演出的主要演员大多是李派弟子。李斯忠的高徒王清海、兰力、李娜师兄妹三人分别以李派风格的精湛唱腔再现了“包公”、“司马茅”等舞台人物的鲜活形象。李根旺、李根栓、杨艳玲、邢爱玲、李建忠、王志强等李派的第二代、第三代弟子也参加了纪念演出。9岁的路路通是李派第四代弟子,曾荣获中国第八届戏曲小梅花奖的他,有板有眼的“老练”唱腔,引得观众掌声不断。彩唱了《包青天》“见皇姑”和“捆美”两折戏的老艺术家兰力谈起老师李斯忠依然是无限眷恋。他用“声音洪亮、吐字清晰、字正腔圆、运用自如”和“真情实感、莫添莫减、动合情发、神貌一家”32个字来综合阐释老师一生唱腔艺术和表演风格的独特魅力。

   “豫东调”作为商丘豫剧的标志,在改革开放的今天,它随着豫剧的发展和传播,也逐渐成为中华戏剧声腔艺术中的一枝奇葩,为丰富人民群众的精神生活起到更大的作用。李斯忠作为一个“豫东调”代表之一的老艺术家,深知自己的艺术生命是人民给的,他的根始终扎在人民中间,艺术之树永远长青。

 

关闭窗口
   
 
快速服务
 三商文化数据库(即将开放) 
 清华同方知网(CNKI) 
 维普期刊 
 图书馆指南 
 文献传送 
 常用信息 
  数据库服务
 期刊全文数据库 
 试用数据库 
 电子图书 
  常见问题
问:借书证丢失如何
问:查找不到的中外
问:同一读者能马上
问:期刊阅览室的期
问:图书借出和图书

商丘职业技术学院图书馆  电话:3182555  邮编:476000